实木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实木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Yoli口语一个美国人的微信生意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4:00:11 阅读: 来源:实木床厂家

1994年,James LaLonde 第一次来中国,当时的北京还没有三环,一眼望去,路面上全是自行车。

如今,James 俨然是中国通,能听出别人的南方口音,也能在被问及“为什么把精力从 Native App 转移到Web App”时,脱口而出“从夏天到秋天,我感觉最大的区别就是风有点凉,时候到了”,这种诗意且贴切的句子。

Drew 是James 的员工,来中国的时间比James 晚17年。和 James 一样,在 Drew 看来,“那时候的中国很落后,美国已经有了 Facebook、Twitter,而中国却只有抄袭。”

所以在 Drew 的认知里,中国人最擅长的事情是从1到很多,而不是从0到1。

凡事皆有例外,“微信是中国第一个从0到1的产品。”Drew 表示。而 James 所谓的“凉风”也多少与此相关。

黄金时代

2012年,James 有一半的时间在中国,一半在美国。他走在北京的街头巷尾,观察着每个人在用手机干什么。

同一个时代会在不同的人群里留下不同的痕迹,对 James 来说,这些“不同”是一个肉眼可见的商机。

“美国是Computer first,回家的第一件事是打开电脑。你不可能在地铁里看到一个人用手机看电影。日本有,韩国有,中国也有,但美国没有。”

同时,中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

所以,James 决定在中国做一个代理公司——游道易,分发优秀的海外游戏软件。业务范围是:国内做 iOS 与“各种 Android ”,国外做 Google Play。

Drew 2013 年加入这个公司,在他看来,那是手游的黄金时期。“花5万美金就可以做一款好的手游,收益也很高。”而他需要做的事情只是说服国外的开发者接受免费下载:

“2013年之前,在国外几乎所有的游戏都是1美金,需要付费。我跟他们说,如果跟我们合作,我们能保证你赚更多的钱,但是必须免费下载。”

开发者表示:“那不可能。”

事实胜于雄辩,Drew 常举的例子是,“一款1美金的游戏在中国上线6个月,它的下载量能达到3万,可当它免费后,依靠应用内消费,收入反而会增长10~20倍。”那时候,钱太好赚了。

到了后期,游道易基本上停掉了代理业务,开始自己开发游戏。

拐点

暴利的行业从来不缺跟随者,手游的拐点出现在2014年。虽然 Drew 不太愿意透露他们当年的状况,但他跟我分享了一篇文章,上面写着:

“2014年如果要做一个手机游戏,要用至少100万美金去做广告,包括电视台广告。”

另外,指数级增长的成本并不是唯一障碍,由于同时负责不同渠道在不同区域的分发,Drew 能真切地品尝到 Android 碎片化在中国产生的恶果,并对此心有余悸:

“Google Play的话,我只需要把 APK 上传就完事,5分钟就能把游戏软件发布到全世界,但是中国的 Android 市场我可能要花一个多月,给每一个渠道适配,还要花钱,太麻烦了,我不想再做。 ”

对此,James 倒没有太困扰,作为一个生意人,他认为自己的专业是判断。按照以往的节奏,在这三到五年的节骨眼上,他往往会选择开一个新公司。不过与以往又不太一样的是,他有一种感觉,这次的转变或许会暗合一个时代的拐点。

作为从业多年的互联网人士,Drew 和James 有一个共识,“Tech Circle一般就是 8 年到 10 年,而 2008 年到现在已经 8 年了。”至于为什么从 2008 年开始算,“因为那是 App Store 出来的时间。”

疯狂的微信

2012 年圣诞,James 在 Facebook 上更新了最后一条动态,“Merry Christmas,bye-bye。”此时,他用了一年微信,很确定这是一款自己一直在等的软件。当时,这是一个纯个人的判断,不久后,他才见识到了微信更“疯狂”的一面:

“美国 90 后也用很多类似软件,但用这些的比老人多。在中国,老人们也在用微信,几乎所有人都在用,这在美国是不可能的。”

当然,James 倒没有远见卓识到,有一天自己会把生意也放在上面。毕竟,那时候微信支付还没出现。

Drew 收到的第一个微信红包是在 2014 年的年会上,他毫不掩饰自己当时的震惊:

“OMG,this is real,大家都在发红包,我吓一跳,这个是真钱。我疯掉了,不会相信这是真的,这在国外不会发生。”

“在美国,有人用 Apple Pay,但用的人很少,我感觉未来在这里。”James 补充道。

那时他们的办公室在望京SOHO,根据 Drew 的体会,楼下的店铺几乎在半年时间内就普及了微信支付,“现在我们已经习惯了,非常快,你不会记得以前没有微信支付的生活,记不住的,这个太爽了。”

至此,他开始寻思,也许“微信 App”是个好主意,这里离钱近,离用户也近。

微信App--Yoli

“这是中国人最熟悉的一个页面,Yoli 就在这里。”Drew 指着微信第一屏告诉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

Yoli 是一款完全依托在微信上的英语教育应用,学生用公众号,老师用企业号,两者通过微信对话。Yoli 的商业模式类似滴滴,课时被控制在 15 分钟,通过筛选的老师会在大洋彼岸抢单,及时响应学生的对话诉求。

根据历史轨迹,平台的更迭往往是游戏打头阵,不过与很多 H5 开发者有所不同的是,Drew 和 James 都不认为游戏是第一选择。

一方面,“游戏是强体验的东西,如果要做这个东西,最好还是做NativeApp”;另一方面,H5 游戏曾经在微信上火过,但很快销声匿迹。除了官方口径的诱导分享以外,Drew 不惮说出腾讯本质上是一个游戏公司的事实。

所以他们选择了受众同样广泛的教育,同时,在体验方面,严格围绕微信原生的交互做文章。

“如果要加载很多页面,速度会非常慢。Yoli 的核心就是微信沟通,比如发语音发文字都在微信的对话栏里,H5 页面放在外围,用户会觉得很爽。”

产品上线的那天,Drew 毫不意外地失眠了。他深知自己提供的服务是有价值的,所以并不担心没人用,但他很怕大洋彼岸的同胞不抢单,自己得疯狂地上课。

但这种状况并没有发生,产品上线之后,他们几乎没上过课。而在谈话间隙,James 出去买了一杯咖啡,回来时他拿出手机告诉我,“就在刚才,12 节课上完了。”

冰鞋

实木沙发批发

滑雪板价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