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木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实木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那双惹事的鬼眼[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27:18 阅读: 来源:实木床厂家

夜间八点多,末班车缓缓驶来,车上除却司机外再无他人,之前的末班车…不是很挤么?

上车后,投进两枚硬币,硬币与铁桶产生的摩擦声使人一阵哆嗦。

司机师傅奇怪地望了我一眼,阴寒的目光令人头皮发麻。

挨着靠窗的位子坐下,惨白的灯光映照着,窗户反射出自己的影子,车流很少,不知为什么,总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这车,是不是不该上?

突然,一个小男孩不知从何处跑来,抱着我的手晃啊晃,还嗲嗲地叫着:“姐姐~”

我被他结结实实地吓了一大跳,难道又见到那些东西了?

稳稳有点混乱的思绪,定定神,尽量用平静的语气问:“你从哪出来的?”

“座位底下!”他笑嘻嘻地回答。这熊孩子…还好不是从车底下来的…

不过这娃天生长得讨喜,粉嫩的双颊,一双清纯无邪的大眼,只不过那眼睛略有些奇怪,好像有点泛着红光,或许又是光线的缘故,总之有些奇怪。

我尽量和善地问他:“怎么了?”

他仰起圆圆的脑袋:“姐姐帮帮我好不好?”

“帮你什么呢?”我看看外面昏黄的路灯,快到了。

“替我下地狱啊!”那粉嫩的小男孩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具童尸,挂着腥臭刺鼻的腐肉,向我扑来…

惊坐而起,如同诈尸。床边正趴着那个圆嘟嘟的小男孩,一脸天真,在我看来却一脸冷笑。

“你是鬼?”我努力平定心绪,据说看见鬼的时候要是表现得很怕很怕,会被鬼轻易得逞,而显得气定神闲,鬼就会被你的气势镇住,因为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嘛。这是奶奶告诉我的。

那个小男孩一幅高深莫测样,背过头去,负手在卧室里左右踱两步,微微点点头,“我还知道你从小能看见不干净的东西,你父母因此丧命,之后一直是你那个会点道术的奶奶带着你,她设法封住了你的鬼眼,但是上一年她去世了,对吗?”

“你…”

“因为我是鬼啊…姐姐智商不高…”

“你!给我出去!”这小鬼竟然敢在我面前猖狂!

“好了好了,姐姐别生气,我真的是要你帮忙嘛。”那小男孩竟然开始撒娇了,不过话说回来,这娃确实挺有撒娇天分的,只要小嘴一撅,瞬间萌化亿万人啊。

但是,想起车上那一幕,瞬间觉得这娃肯定没安什么好心,要是真是让我帮忙,干嘛好死不死要来吓我,有问题,肯定有问题。

他呢,一切了然,水汪汪的眼睛盯着我:“哎呀,姐姐这么小心眼儿,开个玩笑都不行。”他有些委屈一般嘟起嘴,扭过头去。

我到觉得这反应正合我意,干脆一把盖上被子继续睡觉。

这回那孩子不情愿了,直接改成在床边大哭大叫:“哇,姐姐不帮我!姐姐是坏人!”那声音…九幽地府都能给他弄得颤三颤,凄厉而尖锐,好像有人欠他几百万一样,哦不,简直比死了亲爹哭得还惨!

我终于忍不住了,“算你狠!要我帮什么!”

“姐姐,帮我忙的话我会有回报的啦,我是好鬼!”他乐呵呵地应着,显然开心极了。

我心理暗暗嘀咕:不见得…

他那挂着泪水的大眼有忽闪几下,还好没有继续哭出来…

“其实,就是让你到城郊那座废弃的钟楼里把顶层最里面的齿轮上的符咒剥下来而已,很简单的!”

“剥下来?那是不是你的封印!剥下来你就祸害人间?还有,之前传闻中的钟楼闹鬼是不是你弄的?”我以正义的名义质问。

“我就是想让他们陪我玩玩嘛,谁知道他这么弱…”他又要哭起来的样子,又猛然抬头:“那个不是我的封印啦,那个是…那个是…那个是什么来着?忘了!”

>>

这理由…

“姐姐相信我嘛,要不然我们来等量交换!”那小孩终于找出个说服我的理由来了,只见其在耳朵里左一掏右一掏,竟然掏出一块圆润的红玉,那成色,简直比血还纯正啊!不过,我可并非贪财之人,这娃就是拿出个金山也没用。

他哼了一声,“姐姐可别小瞧这玩意儿了。”他缓缓走到那盆枯死的植物面前,轻轻将那玉一放,将周围的土一埋,那株植物竟然刷刷刷地抽出无数枝条,瞬间活力四射。

这时他又挖出那块玉,植物依旧好好地绿着。

“成交不?”他看着我愕然的表情有些得意洋洋。

我跑过去上下左右看了一圈,顺带摸了摸,果然是真的!

“这玩意儿厉害是厉害,不过我拿来干嘛用啊?这株植物只是我偶然种死的…绝对!”

那娃用一种鄙夷的目光缓缓扫过来,“这个,还可以让人起死回生!只要你有骨灰。”

骨灰?父母的骨灰是不知去了何处,而奶奶的骨灰…反正这他提出的要求好像也不是很难,不如便去试试。

终于做出决定,那孩子兴奋地往我手里塞了串钥匙,并一个个讲解它们开的是哪扇门的。

等他全都讲完了,我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你不去啊?”

又遭鄙视…“我要去办点事儿。你自己去吧,今晚就去哦。”

“今晚?”他已然没了踪影。

玄月高挂,我裹得跟粽子一样出了门,这大晚上的,这娃是想坑我啊?

向着城郊走去,阴寒的风吹得脸颊生疼,空荡荡的大街寂静无比,只是响着呼呼的风声,不知有多少鬼会在这个时候出没了。

突然才想起,到那里,还需过一条河呢!算了,既然来了,就别回去了,大不了…当锻炼身体,免得又被说开不起玩笑。

可到了河边…全是雾,茫茫一片,诡异无比。

远处竟然有一片红光缓缓驶来,船?

看起来是一艘楼船,很壮观的样子哎,为了坐坐船,吹着一晚的风似乎也挺值的了!

待那船缓缓靠近,我发现那真的是古代土豪才坐得起的呀!船身全用木头制成,栅栏精细的雕刻,灯上全罩着琉璃,流光溢彩,一股古朴无比的气息涌来,这娃安排得还挺不错嘛。

急忙跳上船乱逛,这船上的门却全都锁着。

正要大呼坑爹,往着旁边一扇未去开过的门上一靠,不成想直接摔个四仰八叉,很没形象地爬起来,左右看看,没有人,没有鬼,还好。

骄傲地向着那张红木桌子走去,踩着厚厚的地毯的滋味就是爽。

“咳咳!”没想到竟然响起一阵咳嗽声,“谁!是人是鬼?!”我作出防御姿势。

没想到从那扇屏风后走出一个俊美无比的男子,瞬间觉得口水控制不住地要往下流。

“你个活人怎么会在这儿?而且是个智商不高的活人…”没想到他一开口就是这句话。

瞬间被噎住,愣了好半会儿,才回答:“一个小屁孩让我来的。”

“小屁孩?!是不是大约六七岁?”他突然有些焦急地问。

“是啊,怎么了?”我有点奇怪。

“你千万别去,他…他…”那个男子迟疑半日说不出话。

眼看就到岸边了,我也有些焦急,“他到底怎么样?”

他依旧沉默不语。

我看着那越来越近的堤岸,想起或许能见到父母,再不顾那个男子阻拦,冲着岸上就跑。

“你!你回来!要不然…”他突然又不说了。

我头也不回,自己一人活在世上,没有亲人、朋友,那种思念是无法控制的,只有真正体会过的人才会知道。

死命往着钟楼跑,一抬头,那恢弘的建筑已在眼前。

高大的钟楼缠满藤蔓,在月色下更显阴森恐怖,几只蝙蝠不知从何处窜出来,从头顶擦过,给人一种莫名的压抑感。

>>

用钥匙打开锈迹斑斑的锁,铁链刷拉拉滑下,砰地落地,腾起一片灰尘。

推开略显沉重的大门,那楼道长长、长长的,有一种走上去便再走不到尽头的感觉。

轻轻迈出一步,又一步,那木板吱吱呀呀响个不停,就像踩在人的皮囊上一般,所以我走得很慢,很慢。

到一段楼梯时,一脚踩下去,那楼梯竟然砰一下碎成两半,我急忙向上一级楼梯跨过去,结果那楼梯也承受不了这重重一踏,也砰一下将碎,我急忙又挪步,就这样一路踩断不少楼梯,撞上不少蜘蛛网,跌跌撞撞几次险些摔下去,奔跑了良久,终于到了安全的顶层。

我苦笑着回望身后空荡荡的一片,高得吓人,要是一失足跌下去,那后果真是无法想象,看来这小鬼真是连后悔的余地都不给我了。

用钥匙打开们,里面的齿轮静静地,一动不动,生锈的齿轮间还有些青苔,缓缓向里面走去。

“啊!”眼中一片刺痛使我情不自禁地叫出声来。

“哈哈哈哈!终于能投胎了!”竟是那小男孩的声音!可恨!

“恨我是吗?那又有什么用呢?只能怪你自己智商不高,还不听人劝!”那小男孩笑得无比猖狂,果真是我太笨…

“实话告诉你吧,我本来想在公交车上就直接把你拖来做法,你的眼睛有特殊功能,阴气很重,正好能帮我超生,而那时你身上有一股正气护体,我无法将你拖来,只好靠着时间的推移来减轻你身上的正气,以便我作法,加上此处阴气重些,更是超生妙地,而那块玉,哼,障眼法而已!”他冷声告诉我这些。

我确实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怪自己实在太笨,竟然轻易被这小鬼骗了。

“小宇!快给我住手!”门口传来一声怒喝,竟是那个男子的声音。

“哟!哥哥也来啦?那好好算算这笔旧账吧。当年你将我从这里推下去,还把我封入塔中,我被压了十几年没有投胎,你竟然还好意思出现在我面前!”

“当年是我的错,你别把帐算在别人头上!”那男子似乎很是生气。

这时我也悄悄站起来,想试试能不能出去。

可刚向前迈一步,便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打回来,耳边又传来男孩的冷哼:“想跑么?你试试看啊!”

“小宇,放了她吧,哥哥来赎罪。”男子的语气中透满无奈。

“就你?你能帮我超度么?”那阴险的娃不屑地道。

“小宇,你要是不听劝,就别怪哥哥无情了!”男子是要放大招了么?

“呵,哥,你好逗啊,你现在也是鬼,能把我怎么样?就算你生前会点道术,现在也不是连个墨斗都端不稳?!”

那男子好像在笑,在我推测来看。

只觉身后一股强大的气势狠狠袭来,我就昏死过去,不知后面发生什么了。

据城里的人说,当时就见那钟楼上一片五彩斑斓之光,好多人拿手机拍却什么也拍不到,后来有人结伴去阁楼,就见到楼梯全断了,只剩下那个顶楼的小房间溢出很多鲜血一样的东西,惊动了消防队,一进去就看见我躺在地上,旁边有一口小小的棺材,上面贴着一张黄符…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