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木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实木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从一叶扁舟到一桥飞架

发布时间:2020-07-13 12:00:14 阅读: 来源:实木床厂家

3月6日,总投资30亿元人民币,全长5.6公里的海南最大跨海大桥——文昌铺前大桥动工兴建。图为大桥效果图。 记者 古月 翻拍

2015年3月6日,铺前大桥正式开工建设,隔海相望数百年的铺前和演丰,终于将迎来连接的那一刻。虽然在1605年的琼山大地震前,铺前与演丰之间也不过是一条窄窄的河道。百年分离,今又相聚,沧海桑田变幻的,不仅仅是大地与海洋的面貌,还有铺前人随之而变的出行方式。

从一叶舢板渡河海,到一桥飞驾南和北,铺前人出行的路越走越宽,也越走越远。

百米一渡的舢板时代

发源自文昌市翁田镇爱梅水库的珠溪河,流经冯坡镇、锦山镇,最后在铺前镇汇入大海,对铺前人来说,这便是他们的母亲河。早年外出闯荡的铺前人,几乎很少深究自己的老家到底属于哪个村子,而是常常用溪北与溪南来牢记家乡所在。新加坡的海南同乡会,更是命名为“琼崖溪北同乡会”。

珠溪河入海处,冲刷出一片肥沃的三角洲,也留下了铺前人百年来耕种的土地。沃土让水稻种植年年丰收,也让铺前人利用余粮制作出了糟粕醋这样极富本地特色的美食。余粮满仓,自然要想办法出售,横渡珠溪河以及与海口间的那条浅浅海湾,成为铺前人习以为常的出行方式。“当年的珠溪河畔,每隔一两百米,便有一座渡口,大大小小的渡口载着铺前人外出闯荡、也带着铺前人衣锦还乡。”成长于铺前的老教师张光浓,对于家乡的历史有过深入的研究,说起最初的渡口,张光浓还说起了一个传说。

珠溪河畔的众多渡口虽出现甚早,却一直没有过属于自己的名字,大家都自然而然地选择离自己最近的渡口上船。相传清代早期,文昌知县到铺前体察民情,行至珠溪河畔却被河水挡住了去路。此时一位名叫安仁的当地年轻人路过,便用一叶扁舟将知县渡了过去,当知县上岸掏钱支付酬劳时,被年轻人婉言谢绝。知县有感安仁的善良以及铺前人百米一渡的出行方式,便拨付钱款,修了一座大渡口,叫做“安仁渡”。

“传说虽久,却并非不可靠,如今这座安仁渡,仍旧在珠溪河畔,只不过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物是人非。”张光浓说,除了这座安仁渡,还有东溪渡、下尾渡等渡口依然存在,有的甚至仍在使用。也正是因为安仁渡的传说以及众多渡口的发展,让珠溪河也时常被人误传成安仁渡,而河道与渡口,似乎也从此慢慢融为一体。

即便是1605年的大地震让铺前地区桑田沧海般变化,也未曾改变铺前人踏舟而渡的传统,只不过在更加广阔的大海边,自然留给了铺前另一种遗产:一座日后无比兴旺的渔港。

华侨造就的航海时代

如今来到铺前港,必将要穿过一条极具南洋风格的骑楼老街。这条直接通向港口的老街,被张光浓称作全世界都独一无二的骑楼老街,不仅仅是因为它地理位置的特殊,也是因为它背后所承载的华侨文化。那段风起云涌的年代,是属于铺前人的大航海时代。

大地震之后的铺前,海面加宽、海沟变深,加之海水日复一日的冲刷,一座渔港在铺前兴起。出海的船多了起来,出海的人也多起来,他们的视野则放在了更远处的南洋。“从清代开始,铺前就成了下南洋的前哨战,大批下南洋打拼的番客都选择从铺前出海。”张光浓说,是番客们造就了铺前港的繁荣,而外出打拼的华侨衣锦还乡之时,骑楼开始拔地而起。

“早年间,曾流传过一句话,‘东奔西走,不如铺前到海口’,所说的正是铺前海上交通的繁荣。”张光浓介绍到,华侨返乡后,大多在铺前开设了信局,开展侨批业务,更增添了往来南洋与铺前间的航线。走在骑楼林立的胜利街上,从精美的雕花装饰与南洋风格的石柱中,依旧能够一窥当年的繁华。

与港口繁荣形成巨大反差的是,铺前镇整体的交通仍旧十分落后。“地处海南最北部的铺前镇,常被人称作‘牛角尾’,意思就是交通极其不方便的地方,想去海口抑或其他地方,从港口上船成了最好的选择。”张光浓回忆起自己小时候去海口的经历,他印象最深的便是从铺前直达海口港的客船。

航海时代的繁荣,造就了老街的繁华、兴旺了铺前的渔业,但也让铺前在陆路交通上缓慢发展。直到上世纪80年代,从铺前绕道大致坡镇前往海口的汽车线路才正式开通,颠簸的土路和绕圈的路线,让直线距离不过十多公里的两座市镇间,相隔了数小时的“时差”。

今年3月6日一声爆竹响,让数百年来靠船出行以及绕道而行的铺前人有了新的期待,一座横跨铺前与演丰的大桥正式开工建设,被道路遗忘的“牛角尾”,迎来了新时代。

一桥飞架的同城时代

铺前大桥开工的当天,张光浓也在现场,开工仪式上的每一个瞬间,他都用手中的相机一一记录,作为一个铺前人,他有理由因为这座承载着梦想的桥而激动。“多少年来,海口演丰与文昌铺前隔海相望,苦于无桥通达。未来一桥飞驾,闯海的铺前人也能从桥上跨越海洋了!”张光浓所言,也正是铺前人数百年的梦想。

“一小时等于30分钟,我可没乱说!这就是铺前到海口的时间。”铺前镇林梧村党委书记吴约也掩饰不住兴奋,从铺前驱车到海口,多少年来铺前人只能选择绕行,一趟下来,至少有近一个半小时消耗在路上。“对于渔民而言,刚上岸的新鲜渔获,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送到市场上,才能保证海鲜最根本的‘鲜’。”吴约说,要是在盛夏酷暑的环境下,别说一个半小时,更短的时间便能让海鲜失去鲜味。“待到铺前大桥通车,一个小时就能往返海口铺前,简直就像是一座城市!”

老一辈人口中的“牛角尾”不复存在,铺前原本沉睡的旅游资源也开始苏醒。“铺前北部的海南角,是海南岛的最北端,附近的木兰灯塔,更是被誉为‘亚洲第一灯塔’!”张光浓说,不行走铺前,根本不知道铺前有着多少的故事,大桥的开建,仅仅是翻开了铺前这本古书的一页扉页而已。

老的故事由老人所讲,新的故事有新人所写,从一叶扁舟到一桥飞架,铺前的故事已然足够精彩。但百年天堑一朝跨越,同城发展的契机就在眼前,未来的精彩,又有几人能够遇见呢? (记者 刘笑非)

南通制作工作服

洛阳工作服制作

淄博西服订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