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木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实木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摄人心魄的金像[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4:02:32 阅读: 来源:实木床厂家

年近七十的丁教授带着一支由某大学资助的考古队进入塔克拉玛干腹地。并得到了当地文物站的大力支持。主要是考察西域古国遗失的文明。考古队由四辆越野车和一辆卡车组成,成员有车队5名专业司机,还有丁教授带来的某大学5名研究员,另外还有当地文物站2名工作人员,总共13人。考古队在沙漠中搜寻了二十多天依然毫无收获,队员们已失去了刚进沙漠时的那种兴奋。

傍晚,车队在一处大沙丘后安营扎寨。沙漠温差极大,白天温度可达到40多摄氏度,夜晚可就降到零下。几十天的沙漠生活,队员们基本适应了这种恶劣的气候。大家围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当地文物站的龚剑同志为了活跃气氛和给大家鼓劲,讲了当地流传了千年的一个古老传说。传说当年西域繁荣时期有一个圩弥国,就是考古界一直关注的西域三十六国之一。当时圩弥国用举国之力铸造了一尊金像,可金像塑的是谁,却无文字记截。但金像自铸造完成后就存在着一特殊的摄人心魄的力量,凡是看到它的大都会失去人性,最后走向死亡,所以供奉它的地方都会用围幛将它遮蔽起来。后来圩弥国也像其他西域国家一样神秘的消失了,也不知道金像所踪。这个传说,在当地众人皆知。一千多年来,曾有不少人进入沙漠寻找金像。据说,当初发现尼雅遗址的斯坦因,就是听说了这个传说才来的……

有一天大风过后,考古队发现了一处寺庙遗址,他们很兴奋;丁教授还发现了寺庙中佛像的不同之处。在他们试图移动佛像时,竟发现塑像里还包裹着一尊金像。这是一尊年代更加古老的金像,金像塑的是谁大家都不知道,但它肯定具有很高的考古价值,如果带回去,在国际考古界的轰动不会亚于楼兰古国的发现。当时他们怀疑这个金像就是传说中那个能够摄人心魄的圩弥国金像,并且大家都想起了那个传说。可是作为考古学者,他们是不会相信这些传说的。可从当地雇用的几个司机却担心会招来厄运。然而,丁教授和几个考古队员坚持要将金像带走,司机只得同意,毕竟那只是个传说。十几个人合力才把金像运到一辆越野车上放好,然后有几个人回寺庙搬运其他东西,正在这时寺庙突然倒塌。等把他们抢救出来,他们已窒息死亡。死了三个大学考古队员和三个专业司机。看着这些尸体,大家不禁想起了那个古老传说。会不会是传说的应验所到,谁也吃不准。但丁教授坚持是一场意外事故,不应该和传说联系起来。虽然大家当时都接受了这种说法,但对金像的畏惧还是印在了人们的心头。当时有人说把尸体留下算了,丁教授噙着眼泪说:“他们都很年轻,我不能把他们留在大漠里,我要带他们回去!”大家听了都很感动;因为他的言辞情真意切。

塔克拉玛干沙漠无限的沙丘上,一个由5辆车组成的考古队正在艰难地行进着。塔克拉玛干沙漠位于塔里才盆地中心,是仅次于非洲撒哈拉沙漠的第二大沙漠,东西长约1000公里,南北宽约400公里。“塔克拉玛干”维语意为“进去出不来”,又被称为“死亡之海”。塔克拉玛干沙漠非常美丽,可美丽源于无尽的沙丘,危险也同样深藏其中。从乌鲁木齐出发,经咯什、阿克苏、阿瓦提,进入塔克拉玛干沙漠,然后走麦盖提、皮山、和田、民丰、库尔勒、博斯腾湖、吐鲁番,最后回到乌鲁木齐,这是一条精心设计的穿越塔克拉玛干的路线。考古队为进入沙漠做了充分的准备,GPS定位系统,4700排量的四驱越野车,食品和药品,可以说想到的想不到的都准备了。但真正进入塔克拉玛干以后,事情的发展完全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塔克拉玛干沙漠与大海相比,是另一种浩瀚。沙丘类型复杂多样,复合型沙山和沙垄,宛若条条巨龙;塔型沙丘群,呈现各种蜂窝状、羽毛状、鱼鳞状。无边无际的沙丘变幻莫测,能在缥缈间产生一种震慑人心的奇异力量,令人见而生畏。

考古队员们美好的幻想着:金像的发现可能会轰动考古界,为沙漠考古添上浓重一笔。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挥之不去的古老传说的厄运,从这一刻起在他们身上再一次应验了……

眼下,返程的考古队员还有七人:丁教授和两名大学研究员邢明和江洋;当地文物站龚剑和赵军;两名专职司机林凡和王松。还有五辆车:四辆越野车和一辆卡车。龚剑是领队和向导,开一辆4700排量的四驱越野车在前开路;江洋开载金像那辆越野车,由丁教授和邢明押车居二;赵军居三,林凡居四,王松驾卡车收尾。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晚饭后,大家各自回车休息。龚剑上车后找出棉袄等着夜晚低温的到来。为了预防不测,他把车门从里面锁死,尽量坚持不睡觉。不知过了多久,龚剑正在迷迷糊糊中,突然“咚”的一声闷响,紧接着他的丰田4700排量越野车头猛的一沉。突然的变故把他惊醒了,他揉揉眼睛透过前挡风玻璃仔细一看:一个人浑身是血躺在他的车头机器盖子上。他连忙下车查看,这时卡车司机听到声响赶来了,随即其他队员也都赶来了。当王松把人抱下来时,竟是文物站的赵军。他满脸是血,张着大嘴好象要喊什么?身体扭曲着,很是恐怖。随即,又发现赵军衣服上有个用血写得歪歪扭扭的“金”字。有人说这是传说中的报应,把尸体扔了;丁教授却说:“不要瞎说,要相信科学!”并决定把尸体打包放在车上。然后,丁教授看了看大家说:“一连串出事,又不断死人,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现在不想受牵连的人可以选择离开!”大家你看看我,我瞧瞧你,谁也没吱声。可谁心里都清楚,即便离开了考古队,谁又保证能穿越这“死亡之海”而安全返回呢?

作为老党员的龚剑多了一个心眼,他仔细检查了赵军的尸体。赵军头部受到重创,不知是何种纯器造成的。他的右手上有血迹,象是在临死前用尽最后力量写下的那个“金”字,用来提示大家什么的。他又用手摸了摸他尸体的僵硬程度,对他的死亡时间有了个大致估计。按照推断他已经死亡五个小时以上,应该是夜里三点多死亡的;可现在九点,他的尸体是在早上六点多“从天而降”的,这是为什么?龚剑心想:赵军的死肯定是被杀害的,并且凶手说在考古队里;因为这附近没有外人,如果有在一公里之外就可以看见。龚剑心知肚明却没说。他想看看接下来怎么发展?

赵军死后,他的越野车被丁教授安排由王松的卡车拖着走。然后,丁教授上了车,这是一辆丰田陆地巡洋舰,有三排座椅,金像就在第三排座椅前面的地板上,上面盖着棉布。谁见了金像都会惊得目瞪口呆,此时即便有人说它是天外来物,你也会深信不疑:金像完全是用黄金打造的,目测它应该有几百斤重,不要说它的考古价值,就是单纯卖黄金也够人活几辈子的。这时,龚剑无话找话的凑上来问丁教授:“金像没问题吧?”丁教授笑了笑说:“没问题,好着呢!”肖剑又问:“教授您能推算得出金像属哪朝哪代的产物吗?”丁教授想了想道:“金像被人用泥塑包裹起来,目的就是为了隐藏金像,现在泥塑已经破坏了,但泥塑确实是唐代造像风格,这说明金像早于唐代。唐朝建立距今有1390年了,灭亡距今也有1101年了,也就是说金像至少有一千多年的历史;按金像的大小和重量来看,很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圩弥国金像。”龚剑听后说了一声“谢谢”,就回自己车上去了。龚剑暗想:即便是圩弥国金像,也休想用“传说厄运”之说来掩盖赵军是人为杀害的事实。然而,谁是凶手?赵军为何被杀?却让龚剑坠入了云里雾里。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又是一个云遮月的夜晚,车外漆黑一片。这次龚剑没敢睡觉,他想凶手可能不会就此罢休的。车外寒风呼啸,他裹紧大衣注视着。“早穿皮猴,午穿纱,抱着火炉吃西瓜”这句话一点不假啊!中午还40多摄氏度高温,现在已经零下了,只可惜目前火炉和西瓜一样都没有。突然,嘭、嘭……几声闷响,怪异的声音夹杂在风声中,虽然很微弱,但他还是听到了。是什么声音呢?他估摸不准;但又不敢贸然下车查看。可心里却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第二天早上,果然出事了:一具尸体仰面朝天地躺在被拖的越野车顶上,殷红的鲜血染红了整个挡风玻璃。死者是江洋,是被钝器击中头部后失血过多死亡的,伤口与赵军的伤口极其类似,很可能出自同一种凶器。车旁有一把带血的铁锨,与伤口基本吻合,应该就是凶器了。无疑赵军也死于铁锨之下。不同的是,赵军死时,身上留下一个“金”字,而江洋死时,身下的车顶上却留下了一个“一”字。“金”字是人为刻意所为,与传说有关;“一”字却是死者死前所为,与传说无关。赵军之死不见凶器,而江洋之死却明现凶器,这说明凶手已有些肆无忌惮了。在场的人都被越来越深的恐惧感所笼罩。下一个死的又该轮到谁呢?龚剑想了想,这“一”给大家提示了什么?江洋之死是人为所至,凶手就在考古队里,丁、邢、龚、王、林这些姓氏的第一笔都是“一”,谁都可能成为凶手。然而,真凶到底是谁?又是一个不解之谜。

考古队现在还有五辆车,五个人。可丁教授和邢明不会开车。丁教授临时决定扔下两辆越野车;由龚剑开陆地巡洋舰在前领队开路,司机林凡驾龚剑的4700排量越野车居二,王松继续开卡车收尾。丁教授和邢明跟坐龚剑的车。龚剑心里犯嘀咕:不知丁教授葫芦里装的什么药?

车队开出一段路之后,丁教授试探地问龚剑:“这一路出事多多,死人不少,你有何感想?”龚剑直言道:“是谋杀,凶手就在考古队里!”丁教授又问:“你猜凶手是谁!”龚剑不由回头看了看丁教授,又瞧了瞧副坐上的邢明,有点犹豫不决:“这……”想不到丁教授竟开宗明意地说:“凶手就是我们!目的就是将金像居为己有。俗话说,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只要你参与你就有份。你是领队又是向导,你的任务就是把我们带出沙漠……”龚剑心里猛然一震:难道为金像更集中占有就要不断杀人吗?!正想着,车子突然出现了状况:越野车陷进了沙中,后轮越陷越深,下沉速度很快,不一会后车门就淹没了一大半。龚剑大喊一声:“流沙!”邢明一听,慌忙推车门逃命,但车门已被沙子堵死。龚剑急中生智用扳手打碎前挡风玻很利索爬了出来。听背后王松喊:“龚剑接住!”龚剑回头,见王松、林凡抛过绳子一端,龚剑接住系在腰上。然后,回身抢救车里的丁教授。即便这一刻,龚剑也没放弃把丁、邢二人带回去绳之以法的念头。可丁教授却无动于衷:“这是报应啊!就让我和金像死在一起吧!”邢明见丁教授不动,他便伸手去抓龚剑的手,可丁教授大喊一声:“邢明!你以为你回去就能活命吗?你手上可沾有两条人命啊!”邢明不禁愣了愣,伸出的手又缩了回来。此时,汽车的下降速度加快,沙子已从破碎的前挡风不断流入车内。已经来不及了,王松和林凡齐声大喊:“龚剑快跳!”同时用力拽拉绳子,刚把肖剑拖离沉陷的汽车;汽车就被沙子淹埋得无踪无影了。肖剑望着王松和林凡吓出了一身冷汗,但他什么也没说,心里却有一种莫名的伤感:就让那罪行恶迹随着金像的消失而消失吧!只不过他没想到:金像竟然通过这种方式延续了它的传说……

一星期后,龚剑和王松、林凡走出了塔克拉玛干这个“死亡之海”。这趟考古之旅让龚剑明白了:金钱是上帝和魔鬼的化身,它既能给人以希望和幸福,也能吞噬人性及生命。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