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木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实木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债市四月天因丙类户转阴风暴有望软着陆

发布时间:2020-03-26 11:19:27 阅读: 来源:实木床厂家

东方IC图

债市核查起于3年前,相关人员纷纷落马。媒体4月围观,债市产品承压。官方至今沉默,“风暴”未见止息态势。

回溯目前披露的信息,此次监管排查以“顺藤摸瓜”的方式展开,从丙类户切入,顺着代持养券利益链摸查,将张锐、徐大祝、杨辉、蔡国辉、马喜德、邹昱等人顺次揪出。

案件的调查、审判已展开。在湖南省宁乡县人民法院,宁乡县人民检察院指控,“马喜德、蔡国辉等人先后操纵200余次债券买卖,将原本应属于银行、易方达等公司的债券利益输送给了长沙摩根公司,将公司的财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巨大,应以职务侵占罪追究刑事责任。”

种种迹象表明,债市扫黑运动未完,但考虑到“代持养券”的普遍性,债市核查“软着陆”的可能性比较大,但对于丙类户的管理应该会“痛下杀手”。

丙类户成债市钉子户

3月11日,易方达基金固定收益投资部原副总经理马喜德和华辰信托固定收益部原总经理蔡国辉被送上被告席,被控职务侵占华辰信托、新时代证券、易方达基金、工商银行等相关金融机构的合法权益,占用这些机构的资金共35亿元,获利4900万元。

4月15日,市场传出万家基金经理邹昱被调查、多位固定收益圈人士被带走的消息。随着媒体继续跟进,中信证券杨辉、齐鲁银行徐大祝、易方达基金马喜德、江海证券张守刚等债券人士被查的消息相继曝出,一场核查风暴吹向债市市场:从涉及丙类户的利益输送问题延伸至机构间代持操作。

种种迹象显示,此次针对债市黑幕的执法风暴已经超出了金融监管部门行政稽查的范畴,升级为全面的刑事调查,由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直接参与,侦查范围涉及银行、信托、证券和基金等银行间市场所有参与主体。

核查风暴始于2010年。当年年底,财政部国库司国库支付中心副主任张锐国债招标舞弊案发。据有关部门调查,张锐和妻子开了一家投资公司,用丙类户倒卖短券、中票等。张锐被查当天,这家投资公司的账户中有5亿多元的大额资金进出。被调查的邹昱、杨辉、张守刚、张锐等人案件均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拥有自己或家人直接控制的丙类户,通过与机构做交易牟取不当利益。

此前有媒体报道,接连被涉入案的邹昱等人,或都是因个人丙类户与此交易链相关。自此,丙类户成为债市案件中的关键词,从丙类账户切入,顺藤摸瓜,掀开了债市黑幕,牵扯机构、人物众多。有业内人士称,一旦监管层排查,“一查一个准”。

谁是下一个“老鬼”

目前还看不出核查有停止的迹象。业内人士称,“债市的利益输送问题,一旦发生就会构成窝案”。债市利益输送是一个“团队活”,需要由机构固定收益业务负责人、债券销售团队负责人、研究员、投资经理和交易员组成,相互介绍“一级半市场”的交易机会,并利用与自身关联的丙类账户输送利益。

“代持不需要申报以及监管审批,基金经理自己就可以去做。对于代持的监管不严是主要问题。”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证券金融研究所所长杨朝军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债券市场风险本来比较低,最初进入低风险领域的资金反而改头换面进入高风险领域。如果开始排查,很多高风险领域如股票、信托等,可能会因为抽资行为而受到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监管部门对于丙类户的监测在几年前已经开始。2009年10月,央行曾推动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和中债登共同发布了《银行间债券市场债券交易监测方案》,对异常交易和违规交易行为进行监测。

证监会新闻发言人4月19日表示,证监会基金部在3月份已向各派出机构下发2013年基金管理公司现场检查方案,对于基金公司日常运作中容易发生风险的业务环节等,布置了专项检查工作安排。

有消息称,央行于4月24日召集多家银行负责人会同审计署、公安部等多部门相关负责人召开会议,讨论商业银行在债市业务中的内控问题。会上要求,在4月26日17点前,各银行应将债券业务的内部清理实施方案上报。并要求在5月10日前,完成内部清理结果的报送,尤其强调集团内部,所有涉及债券交易的基金、保险等都要上报。

监管切莫矫枉过正

随着调查不断深入,监管部门相继出拳,债市参与者已成“惊弓之鸟”。记者发现,尽管监管部门并没有要求停止丙类账户交易,但大型机构为了避嫌,还是选择了结目前进行的代持交易,规避监管风险。目前不少银行已经把与丙类账户的交易停掉了,而劵商与基金公司也忙着对债券代持的问题进行自查。据了解,一些农信社、农商行和城商行甚至停止了所有债券业务。

从二级市场来看,由于代持风波,以基金为主的机构本周正在疯狂抛券以“解杠杆”,令债市二级市场遭遇“黑色星期一”,各类债券全线下跌,收益率急速上扬。业内人士担心,此事已经对市场交易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再这么下去,整个行业会面临一场浩劫,最终伤害的是债券市场本身和实体经济融资。

尽管债券市场已经哀声一片,但杨朝军认为负面影响应该可以得到控制:“这是‘挂羊头卖狗肉’的欺骗行为,金融机构要承担责任。监管层处理这个问题应该没有太大的困难,以前并不知道还有这样的操作,规则上被钻了空子。但是通过不断完善,监管层便可以发现一个漏洞堵上一个。因此,这次彻查也是一件好事。”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孙立坚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也认为,这或许是一件好事,“代持主要还是‘道德风险’的问题。银行方面,吸收存款困难,资金成本往上走,对于风险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其实很多基金经理也知道风险,但他们还是在逐利。长此以往,国家金融体系风险会不断增加。”

“虽然债权市场有很多问题需要监管,但是也不能一发现问题,就抹杀金融市场中理财产品以及债券的创新。”孙立坚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监管的重点还是那些不顾道德风险、不顾国家金融实体经济服务的人。监管部门在加强监管的同时,切莫矫枉过正,“如果一发现,把债券市场全停掉,这就是倒退。”记者 赵怡雯 实习生 唐也钦(国际金融报)

得了肾病综合征要做哪些检查结果准确

吃药治白癜风一月后扩大怎么办

白癜风治疗的最佳方法是什么

相关阅读